乐队的夏天,摇滚的深秋?

  文明视察
  乐队的炎天,摇滚的深秋?

  综艺节目《乐队的炎天》在连续着它的热度,第五期节目中,盘尼西林乐队翻唱朴树的《New Boy》,一开口就让坐在贵客席上50岁的张亚东流出了眼泪,有着20余年汗青的新裤子乐队翻唱了汪峰的《花火》,被以为赋与了这首歌新的力量感。有人用“出圈”这个网络词语来形容《乐队的炎天》,而所谓“出圈”的意思,即走出小圈子,影响扩散到圈子之外。这样的说法,其实已是将摇滚乐定义为小众音乐、圈子文明。

  在《乐队的炎天》第一期刚播出的时候,就产生了一些争议,由于约请的乐队新老皆有,演唱风格也超越了摇滚的范畴,更濒临于盛行音乐,使得一些乐迷以为这不够“老炮儿”,不够Rocker,固然
也有人以为,狭义上的摇滚已产生了很大的变化,盛行文明已将摇滚调和得更加柔软与细腻,摇滚已不再是一种旗帜,而成为一种生活方式。

  相似的争议,也曾发生在朴树与汪峰身上,他们的作品算不算摇滚,圈内外都有着不同的、以至是截然相反的评价。到今天,再议论某位歌手够不够Rocker,已有了时过境迁的味道,有了口水话的嫌疑。《乐队的炎天》以两首翻唱歌,迎来了节目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沸点,足以说明一点:摇滚已成为一种缅怀,一份情怀。流泪的张亚东在那一刻让无数人感同身受,过去的年代不复重来,泪水的涌出不是由于感伤,而是由于纯真与优美。

  可纯真与优美,如今仍然

依据有,唱《莫欺少年穷》的九连真人,唱《马马嘟嘟骑》的斯斯与帆,都让人以为这些年轻人身上闪闪发光。有人以为,年轻乐队的创作,包含了新颖的元素与文明气息,具有洗涤心灵的效果,他们给萎靡的盛行音乐,带来了原创的力量,而他们的草根出身,则无望改变盛行音乐的走向,让难以再降生经典的当下,拥有更多的可能性。

  尽管老乐队是不少新乐队的偶像,但最少在《乐队的炎天》中,不同年龄段的人,是看不太清楚相互之间的联系与传承的,也就是说,如果不是包容性很强的综艺形式将这31支乐队拉到一起,他们不太有可能产生交集与交流。对于多数观众而言,《乐队的炎天》是一盘装饰精美的拼盘,每个人可以从中挑选自己喜欢的口胃,只是不知道具体会在哪一个时刻,被哪一首歌、哪一个人、哪一段记忆所感动。

  参加《乐队的炎天》的老摇滚乐队并不算多,大众知名度上也不算高,但这并不影响这档节目叫醒了观众对老摇滚人的记忆,崔健、丁武、窦唯、高旗、许巍、郑钧、张楚、何勇……以及他们背后的乐队——鲍家街43号、黑豹、唐朝、零点、循环、超载,等等。“今天我们已拜别在人海茫茫”“他们都老了吧,他们在哪里呀”,把朴树歌词中的“她们”改成“他们”,足以代表一代摇滚乐迷对这些熟习名字的想念。

  曾经的歌手会老去、远去,但摇滚情怀是不会老的,除不竭聆听老歌来回想
青春,摇滚乐迷也会在新的乐队那里寻觅一种继续或寄托。这样的寻觅换来的也许是失落,即便如斯也没什么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摇滚,只需还有人不竭在唱,不竭测验考试在作品里融入更多的摇滚精神或人文精神,就仍然

依据会有人在舞台下送上掌声。

  韩浩月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uto-snab.com